朝霞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巴桑的回忆 第2节 第三个疯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马2017年09月01日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朝霞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严肃道:“不错,整个神山的山脉,极有可能就是戈巴族人活动的范围。少爷,你要考虑清楚,你将面临的是什么你可知道!最高的山峰,最冷的天气,空气稀薄,车辆难行,步行半个月,?#37096;?#33021;不见任何人烟,山口的风,能把牦牛吹走;下一夜的雪,就能把帐房填埋,那是连雪鹰,也无法飞越的屏?#31232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拉巴这样说,方新教授也不得不重新考虑。他木然道:“是啊,强巴,你要想清楚,这次与前几次都不同。我们要去的地方,可是连高原鹰也飞不过去的神山啊。登山队,只是征服一座山峰,而我们要挑战的,却是整个喜马拉雅山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点?#35828;?#22836;,方新盯着卓木强巴,接着道:“平均海拔6?#24120;埃?#31859;,8000米以上的山峰?#20445;?#24231;,7000米以上的山峰50余座;日平均气温零下?#24120;?#24230;,数万平方公里的无人区,山口十二级飓风,?#23665;?#19968;人高的石头或小轿车吹得满地?#22812;觶?#31354;气含氧量不足?#20445;埃ィ?#37027;只占内地空气含氧量的百分之五十不到。暴风雪,雪崩,地缝,每一处陷阱都是致命的,而我们的目标,确实在是―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会找到的,我坚信――”卓木强巴扭过头来,露出无比自信的笑容,那一刻,他那高大而强有力的身躯,给他的话增加了不少分量。他又看着拉巴,恳请道:“大叔,带我们去吧。我要寻找的,是我这一生都想要寻找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露出爱怜的眼神,抚摸着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少爷,最后依然摇头道:“少爷,拉巴老了,不能陪你去那大神山了。拉巴每天会念一百遍吉祥经,祈求扎西次仁玛给少爷指引方向,祈求伟大的格萨尔王消灭前路上一切妖魔鬼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有些焦急了,说道:“可是大叔,如果没有你的引路,我们又怎么敢轻易踏入大雪山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陷入了长思,一时谁也不作声,空气似乎被冻结,时间却如丝般被抽走,忽然,拉巴恍然大悟似的,叫道:“少爷!我可以向你推荐一个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#29275; ?#23601;在卓木强巴?#24613;?#31446;起耳朵听的时候,他注意到了,两道凌厉的目光正看着自?#28023;?#37027;种光,邪恶,阴刻,就像吐着信子的毒蛇,?#33268;?#26377;一丝熟悉,?#36335;?#22312;哪里见过。可是待卓木强巴侧头看时,那人已经转身走入大堂,混入一群朝拜者当中,大家都是穿着宽松的藏袍,头带着毡帽,再也分不出谁是谁来。方新教授已经迫不及待的向拉巴发问道:“是谁?他去过那个地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#29275;?#26159;的。他是我的亲弟弟,我想他可能对那一带比较熟悉,据我所知,他至少去过五次。而且我想,他是见过戈巴族?#35828;摹!?#25289;巴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快带我们去见他?#26705;?#25289;巴大叔。”卓木强巴已经将注意力转了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道:“可是,这件事,恐怕也的老爷同意,你们才能见到他。”拉巴露出为难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300;?#20160;么?”两人同时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支吾道:“这个,因为……他,他在扎基监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和方新对望了一眼,深知西藏的两人都知道,扎基监狱是西藏最大最全的监狱,看拉巴这个表情,看来他的亲弟弟并不是在监狱里任职,而是在里面劳动。只听拉巴继续说道:“?#30475;?#25105;去探视,也是老爷事先关照过,不然是见不到巴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卓木强巴疑惑道:“难道是重刑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解释道:“也不是很重,只是,他似乎受到过什么惊讶,导致精神?#31232;?#36825;个,上次我去探视时他已经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了,但是医护人?#22791;?#35785;我,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,他还是会发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精神病!”卓木强巴和方新教授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唐明的哥哥唐涛,以及蒙河那个疯子。看来,戈巴族?#35828;?#39046;地里确实发生了什么惊?#35828;氖虑椋?#21542;则不会令去过那里的人都失去理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问道:“你弟弟有没有对你说起发生了什么?#34385;?#20196;他受到刺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道:“那怎么会,医生特意嘱咐我不要问起这个问题,否则会令他发病的。据说每当医生认为巴桑已经好了,向他询?#25910;?#20010;问题时,都遭到了攻击,有两名医生还差点送命。只是不知道现在他是否已经完全康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时,张立出来了,老远就笑着打招呼道:?#25300;梗?#25630;定啦!德仁老爷的面子果然大阿,我们可以开团部那辆?#21592;?#27494;器嘛,从cq7.62到qcw05,从54式到dcv05随便我们挑,如果有需要,我们还能带一挺qjz03式重机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想起了神秘失踪的疯子和那道令他不寒而栗的目光,说道:“那么,事不宜迟,我马上去请教父亲大人,我们要尽?#31354;?#21462;早日出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仁老爷挂断电话,平声道:“监狱长说了,最多只能去三个人,你们自己商量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看了看,拉巴是领路人,必须去的,自己也一定要去看看,方新教授和张立……,这时,张立道:“那么你们去?#26705;?#25105;先回团部?#24613;?#19968;下比较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,”拉巴却开口道:“我那个弟弟,他以前在部队待过,若有突发事件,寻常的人难以制服他,十分危险,教授你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点点头,说道:“好的,我留下来,看看能不能从疯子留下的物件里?#39029;?#26356;多的线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立于?#20445;梗叮?#24180;的西藏自治区监狱,位于拉萨北郊扎基村,因此也曾称为扎基监狱。这里是西藏唯一关押有重?#22836;浮?#22899;犯和危害国家安全犯的监狱。?#20445;梗梗?#24180;自治区监狱正式向国内外?#21890;?#32773;开放。卓木强巴等三人已站在监狱的大铁门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名叫察西的警卫?#35805;才?#25509;待三人,他认识拉巴,一见面就告诉拉巴道:“他的病,经过医生初步诊断,已经完全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握起察西的手道:“?#24653;唬恍?#20320;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三位,请跟我来。”察西将三人带向监狱深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路上已经大致了解情况的张立问道:“拉巴大叔,你弟弟的年纪和你相差不会太多?#26705;?#20182;到底是为什么被……”卓木强巴狠狠的剜了张立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微笑表示理解,解释道:“不,我弟弟?#20219;?#23567;接近三十岁呢。那时候父母关系不太好,他十岁的时候和母亲搬到别的地方去了,后来是监狱的同?#23601;?#30693;我,?#20063;?#30693;道他被捕了。具体是怎么回事,我想察西?#20219;?#22240;该更了解才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面带路的察西接口道:“话说起来,还真是一件奇怪的?#34385;欏?#37027;是我刚刚分配到这里工作的第一天,巴桑,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了可真叫人害怕。一脸横肉,胡子拉碴,一身衣裳也被扯得破破烂烂的,大家都以为是哪里来的疯子,可没想到他力气大得出奇,接连伤了七八名警卫,大?#20063;?#21457;觉事态的严重性。后来全部狱警出动,还用上了麻醉枪,才把他制服,当时他声嘶力竭的喊着那句话,让我?#20004;?#36824;觉得毛骨悚然。他一直用着另一个国家的语言说?#29275;?#25105;需要保护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察西扭头看?#29275;?#27599;个人都露出疑惑和不解,他又说道:“是啊,想他已经强悍得那么可怕,竟然还拼命的喊?#29275;?#20182;需要保护,真是不知道他究竟碰到了什么?#34385;?#21602;。本?#27425;?#20204;这里是不?#24613;?#25910;押他的,可他一定要待在这里才感到安全,一定要看到大批的狱警荷枪实弹的站在他?#21592;擼?#20182;才感到稍微的安全。为了在我们这里服刑,他自己承认多次盗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?#21543;?#34255;羚羊。我们起初还当他是疯言疯语,可他说出了好几处藏羚羊皮毛的地方,在他说的地点,我们一共查获了藏羚羊皮毛500多?#29275;?#37027;可真是一件大事件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咦?”张立奇道:?#25300;?#20102;寻找守卫森严的监狱保护,不惜说出犯罪的事,他的思路很清晰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察西道:“不错阿,他不犯病时,和一个正常人完全没有两样,就是有时会突然受到刺激而变得狂暴不安,那个时候就危险了。有不少医生想找到那个刺激源,但是都失败了,现在罗追医生说他已经痊愈,可谁知道呢,又没有人敢去问他问题试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和张立面面相觑,到底,那个巴桑,拉巴大叔的弟弟,会是怎样一个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扇扇铁门打开,察西道:“到了,巴桑就在小屋子里,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还是按程序来,先让拉巴大叔进去探视,然后你们二位中的一位进去,医生说,他害怕群体,人多了反而更危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进去了,卓木强巴打量着这个地方,?#32771;?#30340;门都包上了铁皮,窗户?#29022;?#24377;玻璃嵌上,似乎还做过特殊处理,使外面能看到里面,而里面不能看到外面。那个巴桑,被剃过的圆?#39134;?#24494;有些尖,钢针般的胡须从上唇一直向下围成一圈又向两边?#30001;歟?#30452;到同耳鬓的头发连在一起。身形并不是十分高大,但体格匀称,肌肉饱满,浑身充满了火药般的爆炸力,特别是那双眼睛,如鹰隼般明亮。?#21483;?#24351;搂抱了一番,而后慢慢交谈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多分钟后,拉巴出来了,对卓木强巴点头道:“可?#36234;?#21435;了,他说,他?#25954;?#36879;露一点少爷?#34892;?#36259;的?#34385;欏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还没迈步,张立?#32769;?#36947;:“还是我先进去?#26705;?#21331;先生,对讯问问题我比较有经验。”虽然他们团长告诉过他,卓木强巴不是一般的人物,可他还是认为,一个大老板,再怎么厉害,也不能强过他们这些天天受?#30423;?#30340;士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。”卓木强巴听张立这么说,想了想道:“好吧。我想知道他到?#33258;?#20160;么地方看到了什么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进入?#32771;洌?#31361;然发觉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看上去的更小,而那个极具攻击性的巴桑,似乎就在伸臂能及的地方。巴桑先说了一句藏语,张立一时没反应过来,他又说了一句普通话:“你是谁。”他微低着头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勉强的笑笑,?#39318;?#36731;松道:“放轻?#26705;?#25105;们都放轻松点好吗。我是军区某团部的,我叫张立,这次来呢,是想……”突然,他看到一个拳头由小变大,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反应也算敏捷,三次荣膺藏军区散打冠军,最好成绩是全国第五,但这次似乎发挥有点失常,他侧?#25151;?#22570;避开?#23849;?#30340;一拳,就发现巴桑早已蓄积力量的左手摆拳以更凌烈的攻势袭来,拳?#21561;?#32780;风先至,其速度之快,是张立所罕见的。张立只能抬头后仰,而他的身体已经失去平衡,巴桑用脚轻轻一勾,张立把持不稳,慌乱中探出右手去抓巴桑的左臂。令他想不到的是,巴桑的应变更在他之上,拳收到中途,突然变爪,先一步抓住了张立的手腕,顺势一推一扯,让张立变成背对自?#28023;?#21452;手一剪,一双铁钳就?#21355;?#30340;?#27492;?#20303;了张立的两臂,稍一发力,就这样反剪着张立的双臂把他举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时门外的人才回过神来,拉巴大喊道:“巴桑,把人放下来!”而卓木强巴已当先冲进屋内。巴桑只见门打开了,看也未看,伸手就?#24613;?#25512;来人一个措手不及,没料到,他感觉自己推在一?#34385;?#19978;面,蓦然发现,进屋者是一名身高一米八几的魁梧大汉时,已经来不及收手了。卓木强巴双手一合,先紧紧的抓住了巴桑的左手,接着是一个转身,整个人向巴桑压过去,巴桑右手?#27492;?#30528;张立,三个人就一齐摔在了地?#31232;?#21331;木强巴以绝对的身体优势,压得巴桑动弹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 斯诺克北爱尔兰特鲁姆普 香港黄大仙六肖中特 河南十一选五投注 2元彩票注册送4元 老快3技巧 042期20选5中奖 2019年排列五走势图带 快乐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马会输尽光 新疆18选7基数投注表 中国体彩网加盟 吉林快3推荐智能 澳洲幸运5全天免费计 广东26选5基本走势图 体彩任选9场胜负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