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霞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巴桑的回忆 第5节 争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马2017年09月01日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朝霞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紧紧贴着卓木强巴胸口,抽吸道:“嗯。嗯嗯。嗯嗯嗯。……”就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小猫。好半天才能说出完成的词句,说道:“哥哥的病情没有好转,我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“那为什么不好好照看你哥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一听又哭了,答道:“都是因为你。你……你这个……这个大坏蛋。手机也打不通,我都快急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安慰道:“我说过了嘛,我们那里其实并没有信号覆盖。好啦,看你,都瘦了。你看你哭的,就像阿凡提里那个地主老婆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破涕为笑道:“那你就是那个肥地主。巴依老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,尽拣那没边的甜蜜情话儿说,早已忘记身处何地。待到卓木强巴想起还要去接方新教授时,张立觉得汽车轮子都等得瘪了。卓木强巴一脸歉意的笑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啊,拉巴大叔,你可以先去采购家里的需要品?#26705;?#20160;么康珠藏香,神蜡一类的都需要很多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捋着胡子道:“唔,看来少爷真的没听到阿。刚才拉巴已经对少爷说过了,先去采购东西,少爷并没有回话。呶,都已经装在车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哈,哈。是吗?”卓木强巴干笑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有些走神了。来,我给你们介绍,这位是唐敏姑娘,她是……她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不高兴了,嘟着嘴道:“我是他的女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张立眼睛一?#26705;?#21407;本就睁得很大的眼睛,眼珠子差点鼓出来,拉巴也张大了嘴,那假牙也险些掉出来。卓木强巴把唐敏扶上车,跟着上车道:“呃,这件事情,我慢慢和你们说。现在先开车去方新教授那里?#26705;?#20182;一定也等得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人开车接到方新教授时,只看教授脚下那一堆烟蒂,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了,卓木强巴也不知道该如何道歉,只能简单的介绍一下唐敏,便愣着不出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冷横着眼,打量了唐敏一番,然后淡淡道:“你就是唐敏?听强巴提起过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心道:“糟了糟了,看来教授把这次迟到的原因迁怒在敏敏身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礼节性的和唐敏握握手,很严肃的笑了一下,然后道:“上车?#26705;?#26102;间晚了,很难赶回古维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附和道:“对对。我们先上车。对了,导师,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来拉萨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道:“我本来不想来的,后来突然想起,我有个朋友,对藏文物很有研究,于是想把那两件东西给他瞧瞧,因为ems都是从拉萨起?#35828;模?#25152;以我就直接来了拉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。”卓木强巴道:“那你把那两件东西都寄出去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道:“嗯,如果他在家,不用多久就有回信传来的。对了,你们这次的收获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将监狱里的事大致说了一遍,方新教授点头道:“这样看来,那戈巴?#35828;?#27963;动范围确实在喜玛拉雅山脉之内,我们的搜寻范围又小些了。等巴桑从监狱出来,我们就出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摇头道:“巴桑被判的是十四年,还有好几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拍拍拉巴的肩头,信心满满道:“会有办法的。”然后又告诉唐敏一些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并询问唐敏的一些情况。车开到唐敏住的旅店取走皮箱后,又去了卓木强巴在拉萨的养獒基地,然后直开古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里,卓木强巴帮着安顿唐敏,并?#37027;?#30340;告诉了阿妈他和唐敏的关系,千叮万嘱保密后,去找了他的阿爸。从德仁老爷房间出来,卓木强巴第一个碰到的是拉巴,拉巴再看到卓木强巴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耷拉着头,一副哀愁的表情,看到拉巴欲言又止,似乎难以启齿。拉巴劝慰道:“不用难受,强巴少爷,老爷有老爷的分寸,巴桑是自己犯了罪,那是他因得的处罚。我知道这件事情原本不能强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愣道:“啊,你都知道啦,大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拉巴微笑道:“如果是一件小事,老爷早就帮我办了,虽然老爷和监狱长的私交很好,但是人情也是有度的,我们不能让老爷做超出人情之外的事,那样不仅监狱长难堪,也让老爷难?#21834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神色黯淡下来,道:“可是,如果没有巴桑领路的话,我们的计划始终是泡?#21834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会成为泡影的!”方新教授在身后道:“我和拉巴老哥详谈过了,德仁老爷是?#20808;?#19981;会同意你的请求的。但是并不表示巴桑就必须等到刑满?#22836;擰?#25105;?#24378;?#20197;通过正规的法律途?#21486;?#21462;保候审,我可以联系在上海的律师朋友,他们在这方面很有经验,只是需要时间和一定的保金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面?#26029;采路?#21448;看到了希望之光,马上道:“保金没有问题,只是希望他们时间上能尽快!”他别的什么没有,钱到是不成什么问题。他的纯种獒犬,要?#35789;且巴庋被?#30340;,要?#35789;?#20154;家看在他?#30422;?#38754;子上送的,几乎就没花过钱,而卖出去的獒仔,最少也要上万元一只,那是真正无?#23601;?#21033;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面色却稍有转变,说道:“不过,强巴,有件事我得问问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您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打算怎么安置唐敏?”方新教授很严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面露难色,挠头道:“敏敏啊,她,她……她坚持要去―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以!”教授严厉的打断道:“听了巴桑的叙述,我想你也该知道了,那个地方大致是什么样的。别说一个姑娘,就连我们这些人去,尚且生死未知,?#24052;?#26410;?#32602;?#21776;敏不是她哥哥唐涛,你看的身体就知道,她并没有什么?#24052;?#29983;存的经历,别说去爬雪山,就是能在这西藏高原过日常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我今天看见你那种眼神,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。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她在途中生病或是发生高原反应,到时候怎么办?在那?#21482;?#22659;下,根本不可能把她送往医院或是得到别?#35828;?#24110;助,你能医治好她?那不是?#35013;?#36865;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嗫嚅道:“可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继续道:“就算她平安无事,那么我问你,她能扛起多少斤的器械?如果我们中有?#35828;?#19979;,她是否能搀扶起来?她的日行进速度能达到多少公里?有没有二十公里?而且,我们这群男人里,增加一名女性队员,在很多地方都有不便。其实,仔细想想就知道了,有她在,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帮助,而我们却必须付出十倍的精力去照顾她,如果真带她去了,恐怕我们连入口在哪里还没?#19994;劍?#23601;已经全部死在那茫茫雪山中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从来没看见方新教授这样严厉的说话,一时答不上话来,而且教授的话也确实有道理,可是一想到唐敏那眼睛,卓木强巴就怎么也想不出劝唐敏不要去的理由。拉巴道:“教授的话是很对的。少爷,不如就让唐敏姑娘在家里休息?#26705;?#36825;样可以增进夫人和唐姑娘的感情,?#37096;?#20197;让你放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盯着卓木强巴道:“如果你觉得不好说,我可以帮你转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必了。”脆脆的声音从里屋传来,唐敏穿着卓木强巴的貂毛大皮衣出来,裹得就像一个瓷娃娃,嘴翘得老高道:“我都听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使个眼色想让唐敏先回房间,唐敏假装没看见,对方新教授道:“没错,我的身体是比较单薄,背不起,也走不快,但是,教授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转过身来,问道:“哪一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咬住下唇,瞪大了眼睛?#22120;?#30340;道:“教授忘了,您也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你!”方新教授没想到唐敏会拿自己说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侃侃而谈道:“虽然教授的身体还健朗,毕?#39038;?#26376;不饶人,身体的状态只会一天不如一天,而?#19968;?#24180;轻,我可以接受各种考验,在艰苦的环境中不断的磨练自己。如果因为小鸟不会?#26705;?#23601;不让它张开翅膀,那它一生都不会飞。只有?#20154;?#23637;开翅膀的时候,才知道,它到底是飞鹰还是鸿皓。而老年人就不同了,年纪大了,容易患骨?#36866;杷桑?#19981;能承重,各器官?#19981;?#22240;心血管?#19981;?#32780;供血不足,所以老年人不能做重体力活,也不能长距离行走,更别说在高原攀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――”方新教授声调都变了,卓木强巴也提高声调道:“敏敏!怎么说话的!”暗地里却不停打手势,递眼色,让唐敏少说话,早回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很快平静下来,哼哼一笑道:“我七次入藏,三次参?#21448;?#23792;科考队,我每天早上晨跑十公里;负重二十公斤,上下八层楼;一年四季,再冷的天也用?#39038;?#20914;澡;小娃娃,你能做到其中任何一条,我就认为你有去爬雪山的体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别过头去,不看方新教授,说道:“反正我认为,只要教授有去的资格,我也就符合随队的条件。怎么说我?#19981;?#22312;卫校读过书,再不?#33579;一?#33021;给你们提供医疗帮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念头一转,说道:“我们要去的地方,不只是环境艰难,而且很难说有什么不知名的生物,先后有三个人,包括你哥哥在内都疯掉了,可见那种东西是很可怕的,难道你不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怕!”唐敏回答?#20204;?#33030;响亮,昂起头对望着方新教授,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。她斩钉截铁道:“我正是要看看,是什么东西,竟然让我哥哥……让我哥哥变成那个样子。”说着,她声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对着这个十来岁,软硬不吃,说哭就哭的小?#23601;罚?#19968;时间也一筹莫展。卓木强巴是早就见识过唐敏的刁钻古怪,知道这是个被宠坏?#35828;?#20844;主。这时,听张立在里面说道:“别争了,你们说得都有道理。如果按条件论,恐怕我们这里所有的人,都不符合条件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朝门口望去,只见张立苦着一张脸从里屋出来,那神情,就和卓木强巴和德仁老爷房间里出?#35789;?#19968;模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问道:“怎么啦?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苦笑道:“我刚刚与团部联系过了,并将我们今天从巴桑处得到的情况大致向我们团长说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说道这里,撇了撇嘴,一耸肩摊开了双手,方新教授急道:“你们团长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道:?#24052;?#38271;说,鉴于情况特殊,他暂不考虑支援我们进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卓木强巴和方新教授都叫了起来,没有部队的支持,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一?#21009;?#27530;供给,包括武器,军用通信频道,卫星定位,以及一切军配,大至装甲车,小至一把匕首,都不会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又补充道:“不过,我们团长说了,他要先和德仁老爷协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这才呼的松了口气,因为就算是一把匕首,军匕和市面上所卖的相比,也是有天壤之别的,更别提其他物资了。只有唐敏撅嘴道: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,不支持就不支持,我哥哥就从来没用过什么部队里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“市面上卖的物资,大多只是好看,要说到实用,恐怕还是得军需物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新教授摇头道:“你哥哥没用部队里的东西?他只是少用我国产的军需物资罢了。他在世界各地探险,他的哪样装备不是从黑市上淘回来的。他不仅是用了部队的东西,而且是集世界军需精华于一身。根本一点常识都没有,还想跟我们一起呢,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敏一听方新教授这样说,更是把嘴快翘上天了,她一跺脚道:“我……我本来不想去的,既然教授这样说,?#19968;?#38750;去不可了。哼,告诉你们,我这次来,本?#35789;?#24819;告诉你们去那地方的路径的,不然我干嘛巴巴的跑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 排列三走势图360彩 06年大乐透走势图 云南11选5在线缩水 白小姐统一图库印刷区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山西快乐10分计划 何为蓝球比赛中德比 一分pc蛋蛋怎么玩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陕西快乐10分前二连直 体彩七星彩17138期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1000 下载中国象棋游戏大厅 重庆幸运农场农场开奖走势图 32张扑克牌牌九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