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霞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章 深陷原始部落库库尔族 第1节 意外脱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马2017年09月02日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朝霞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意外脱困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嘿嘿嘿嘿”韦胖子冷笑道:“看来你们和巴斯纳他们对抗时?#35828;?#19981;轻,怎么了?连子弹都没有了吗?为什么不开枪还击?”这只丛林老狐果然一眼就看穿?#35828;?#21069;形势,第一次开口用英语与包围圈中的人交流。张立和岳阳无法作出象征式的反击,林中人影晃动,敌人从四面八方围?#26031;?#26469;。锦绣未央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475;?#30340;火力压制下,韦托的心理攻势并没有停止,他继续道:“你们来做什么,你们的目的,我们都很清楚,想要掠夺别人土地上的财富,那是一种错误的选择。你们投降吧,我不仅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,而且……我们可以合作,事成后?#19968;?#36865;你们走出这片原始丛林,并分给你们大量的……唔,呵呵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本是一件十分诱人的条件,可是听在张立等人耳朵里,却十分困惑。“什么意思阿?这?#19968;锏降自?#35828;什么?”张立和岳阳,你看我,我看你,半靠着树的巴桑也皱眉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见里面的人没反应,又补充道:“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,就凭你们几个人,是没有能力吞下那么大一笔的。要知道,什么人――”林中突生变化,一支羽箭破空而至,一名负责在高处t望的武装分子应声而倒,像沙袋一样掉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毒贩子中顿起骚乱,一名下属报告道:“是库库尔族!”韦托大惊:“什么!库库尔族!这里不是他们的活动范围,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时间,林中,树梢上,洼地里,全是羽毛晃动的影子。韦托顾不得再发表威胁性?#26376;郟?#35813;用克萨语道:“是谁?利爪还是三?我们是巴朗先生属下,我们巴朗先生和你们签订有互不攻击条约,你们为什么进攻我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中传回话来:“巴萨卡,你带人在普图马约打伤了我们利爪头领,我们要你们血债血偿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狠狠的瞪着他旁边那叫巴萨卡的人,那凶狠的大汉在鹰利的?#25239;?#19979;颓然低头,辩解道:“不,不是我们干的,是一个?#30634;?#30340;老?#33539;?#25918;蛇咬伤。我们不知道他是利爪,早知道就―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住口!”韦托呵斥手下,然后向林中喊话道:“误会!那是一场误会!我们对利爪头领表示深重的沉痛和万分的歉意,希望他已经康复痊愈,丛林之神会庇佑他的。届时巴朗先生一定会亲自登门道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中没有回答,而是响起一片野兽般的吼声,表达了他们要为头领报仇的决心。巴萨卡紧张的说道:“看来巴朗先生的名头还压不住他们,要不要把那位大人的名字说出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狗屁!”韦托一个巴掌将巴萨卡打得嘴?#26538;?#34880;:“这些野人发起狂来,什么协议都是放屁。叫弟兄们小心点,这些?#19968;?#22312;丛林里就像幽灵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支羽箭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,一名毒贩子倒下。韦托勃然大怒:“给我狠狠的打,别当我手里的?#19968;?#26159;吃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斗一开始就往一边倾?#20445;?#36825;些丛林里的原著民如鱼得水,身形比猿猴还要灵?#26705;?#26641;丛中上下翻?#26705;?#22914;履平地,而且人人都是神箭手,不知道从哪里射来一支土箭,必有名毒贩子倒下,虽然箭伤不致命,但箭头上毒却是致命的,倒下的毒贩子通常惨叫不了几声,就沉寂下来。而毒贩子手中的?#30475;?#28779;力,?#19995;?#24040;大树木的掩盖下,失去了往日的威风,往往是一通扫射,打得树枝直?#21361;?#21364;不见人影。羽箭不断飞来,还有投石,筒箭,飞来飞去器,标枪,这些远古的武器让一群火力充足的现代人抱头鼠窜,狼狈不堪。韦托见势不对,只得下令:“撤退,撤退,集中起来,向南突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嗖”的一声,一个骨制的飞来飞去从韦托眼前飞过,半空中又折返回来,?#38597;?#23376;的大肚子拉开一条血淋淋口子,韦托气急败坏,一面飞跑,一面呼喊:?#25226;?#25252;我,他妈的,你们都跑哪里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变化一波接一波,让人跟不上思维,张立,岳阳以及巴桑在包围圈的最中心,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迹象,特别是张立和岳阳,他们不知道卓木强巴和库库尔族的短暂友谊,觉得这简直就是天降神兵,奇迹发生。那些?#26519;?#25112;士并没有过分追击,打?#35828;?#20154;,他们也向林中撤退。林中传来悦耳的声音,就像丛林女神在召唤:“快,跟我们走。趁他们的直升机赶来之前,离开这里。”四五名脸上画着?#32487;冢反?#32701;毛装?#21361;?#25163;拿原始武器的部落斗士来到四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立和岳阳比刚才还要惊恐,天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,虽然那女性声音听上去没有恶意,现在卓木强巴昏倒在地,巴桑还一脸痛苦之色,他们两人无法做主。幸亏巴桑还保持清醒,他命令道:“跟他们走。”已有两名部落壮汉抬起卓木强巴,?#20260;?#26397;林中跑去,又两人架起巴桑紧跟其后,张立和岳阳只好跟着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带着他的手下狼狈的穿过丛林,总算逃脱了库库尔人的追杀,但他们来到了巴斯纳倒下的地方。看着那一具具完全变性肿胀的尸体,这个以冷血著称的毒枭小头目也胆战心惊,倒吸凉气。每一具尸体都以奇怪的姿势扭曲着,肌肉僵硬紧绷,那种死亡姿势告诉别的人,他们死于一种极端疼痛的折磨之中,有的尸体自己抓下了自己的皮肤,面目全非,肠穿肚烂,有的尸体是开枪自戕的,还有的尸体牙齿都咬崩了。前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?那种触目惊心的恐惧感,让这群人不敢继续往这个方向逃亡。这些尸体上的浮肿包块,这些死亡姿势,?#38477;?#26159;什么东西造成的?韦托?#20204;?#31570;翻开一具尸体,从尸体的?#24378;?#20013;爬出一只黄斑蜜蜂,他马上明白过来“杀人蜂!他们怎么会惹上杀人蜂了!真是该死,不知道林子里还有没有?#30475;?#20182;们尸体的情况看,那群杀人峰数量惊人啊。唉,又让那四个中国人逃掉了,?#39029;?#36947;这么久,还从没这样倒霉过!巴萨卡,你死了没有啊?没死就给我滚过来!你这个混账东西,竟然会惹上库库尔族人,难道你不知道,我们要从丛林里过,不和库库尔族搞好关系不行的!妈的,现在他们落入库库尔族手中,要想把人带走就难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萨卡诚惶诚恐道:“是,是属下一时大意,我,我知道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骂道:“知道错顶个屁用,你得想办法给我把人弄出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萨卡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,但他心里知道,要想从库库尔人手里把人弄出来,那不是和死神叫板么,他还不至于笨到那种程度。巴萨卡道:“可是我不明白,队长,刚才明明有机会击?#24515;?#20960;人,为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道:“你懂什么。那几个中国人?#26538;爬?#23558;军点名要留下的。”他看了看左右,在这名心腹耳边低声道:“听说,他们知道?#24179;?#22478;的入口。”“啊!”巴萨卡惊呼一声,激动得涔涔汗下。?#24179;?#22478;!自从十六世纪西班牙殖民者踏上这块土地,就被列入古印加帝国最辉煌的宝藏胜地,几百年来,有多少人为了探寻?#24179;?#22478;的秘密而踏入原始丛林,前仆后继,无以复?#21360;?#38886;托道:“不然我们几个小分队为什么各个都争先恐后的行动,牺牲了几个同志,还不值得我们这样兴师动众。”说到这里,韦托也愣住了:“莫金那?#19968;?#35753;我拖延住这几个人,莫非他早就知道,而且他也知道那个地方?#22570;。?#37027;这样的话,岂不是―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先清醒过来,他拍了拍兴奋得发呆的手下,想了想,有了主意,安排道:?#20843;?#28982;库库尔族的领地十分危险,但是他们不可能在那里呆一辈子,总归要出来的,到时候,我们就这样……这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韦托不知道,他与巴萨卡的?#23500;埃?#20840;被藏在一边进行回收工作的索瑞斯听?#20204;?#28165;楚楚,当他听?#20132;平?#22478;入口时,手一颤,险些让手中玻璃瓶里的蜂皇再次飞走。他十分不解,心道:“怎么可能,谁在开这样的玩笑?莫金?不可能,这个玩笑对他一点?#20040;?#37117;没?#23567;?#26159;我们的情报出现了问题?也不可能,这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情。可是,目前游击队和那些毒贩子,这么大规模的联?#20013;?#21160;,这不是莫金和那韦胖子的交情能做得到的,除了这样的原因,似乎也找不到其它理由了。”索瑞斯无法断定这番话的真?#25932;裕?#20294;他知道,卓木强巴一行人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所谓的?#24179;?#2247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黑暗,无边无际的黑暗,我在哪里?地狱吗?让我想一想,?#38477;?#21457;生了什么事情?我们好像被袭击,是什么东西,什么东西嗡嗡乱叫!天哪!杀人蜂,是它们,就是它们!又来了!”卓木强巴猛然睁开眼睛,想挪动一下身体,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压断了般疼痛,几次想起身失败之后,只能放弃。他盯着天花板,奇怪自己所处的环?#24120;?#23627;顶是棕榈叶和原木搭建而成,简陋的工艺流程,四面的墙壁都是木板砌的,墙上挂着一些兽头标本和鹿皮,没有门,只有一道好像茅草编织成的门帘。酷热的天气和外面那些已经听得较为熟悉的鸟叫提醒着他,此刻还处于?#21364;?#19995;林之中,可是,这是什么地方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,你醒?#29627;?#24050;经睡了一天两夜了哦。”好熟悉的英文发音,卓木强巴艰难的别过头,朝门帘方向望去,同时道:“巴巴――”?#27809;?#27809;说出来,他已经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的巴巴。兔,已经不是在普图马约那名衣着?#26408;呷却?#39118;情的文明女?#26705;?#32780;是名地地道道的印第安?#26519;?#22899;郎。一头青丝梳做两条马尾辫斜搭在双肩,其余没有了任何装?#21361;?#19981;仅如此,就是整个上身,都,都是一丝不挂,身体仅在腰际,系了一条尼龙裙。黄褐色的健康肌肤,透着女性饱满而有弹性的肌肤,以最原古的方式呈现在卓木强?#33073;?#21069;,虽然已是久经沧桑,卓木强巴还是看得心?#21453;?#38663;,一时呆住不能言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自然看得见卓木强巴那圆睁着的火辣眼神,面颊不免飞过一抹红霞,不过很快就镇静下来,再没有一丝羞涩。反而是卓木强巴不好意思起来,巴巴兔的身上画满各种?#32487;冢?#21452;臂是简化如长城城垛的游龙图案,腰际至小腹好像是画了扇内有神明的门,就,就连双乳?#19981;?#19978;了荷花一样的装饰图案,就好像一幅最正宗的人体彩绘。卓木强巴暗骂自己:该死,为什么看得那么仔细,这好像不该是现在你去关注的问题。镇定,镇定,这只是当地一?#27490;?#26420;的民风民俗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真要命,为什么离我这么近,为什么我还动不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见卓木强巴憋得一脸通红,就像要喷火的公牛,汗流浃背的样子,巴巴?#38754;?#28982;一笑,道:“不用这么惊讶吧?我本来就是原始部落的人啊。而且,就算是在文明城市,德国法国那些地方也有天体营啊,只要摆正心态,便没有关?#36947;病?#35813;不会是,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大窘,干脆闭上眼睛,以欺己禅道落得六根清净,只听屋中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过了一会儿,没听到声音了,鼻子一痒,不由打了个喷嚏,卓木强巴睁开眼来,巴巴兔就半?#33258;?#24202;前,与自己贴面而视,手里拿了根五彩的羽毛,在自己脸上画弄。这次有了心理?#24613;福?#24635;算好了些,至少强压下了体内?#26538;?#21407;始冲动,卓木强巴渐渐清醒过来,感激道:“是你们救了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撇嘴笑道:“长得这么健?#24120;?#32966;子却很小呢。?#21069;。?#25105;哥哥靠你的蛇膏,才保住了平安,我们全族人都很感激你呢。后来听说游击队和四个黄种人在丛林里交火,我们都很担心,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遇到了麻?#24120;?#25152;以专程去密林里找你们的。没想到你们竟然遇到了杀人蜂,本来杀人蜂没有那么厉害的,它的毒刺也是因人的体质而异,很不幸,你和另一位看起来很凶的大叔都属过敏体质,不然你们不会?#35828;?#36825;么重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“对了,我们其他队员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闲暇道:“没事的,在我们库库尔族的领地范围,就算是游击队也不敢随便进来。来,来嘛……”说着要掀去搭在卓木强巴身上好似芦苇编织的被褥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问道: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巴巴兔?#22120;?#30340;笑道:“给你治疗啊,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我在给你治疗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医生吗?”“不是,用我们库库尔族特别的治疗方法,你恢复得很快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脑袋嗡的,又发热了,心道:“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笑容?他们的治疗方法,该不会是那种――治疗方法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在卓木强巴胸口轻拍一记,俏容佯怒,嗔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脸红得像卷尾猴的屁?#26705;俊?#25509;着又命令道:?#30333;?#36807;身去,来,一二三,你自己要用力嘛,一二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艰难的俯卧在?#29627;?#20063;避免了再次出现尴尬局面,他忍不住?#26001;小?#20102;一声,只感到背上被叮过的地方像针扎一样,又痒又麻,还带着神经的刺痛。卓木强巴道:“你不会是在挑破那些被咬的包块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道:“没有啊,我只?#21069;?#24050;经结疤的瘢痕划破,让血重新流出来而?#36873;?#19981;这样,尹仄神不肯为你?#23614;?#30340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音非常怪异,卓木强巴道:“因这神?是,是什么东西?”此刻他已经感到背上的痒?#24615;?#26469;越明显,阵阵咬痛,像是被无数蚂蚁在叮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,我们库库尔族要是被叮咬,或是得了普通疾病,都?#24378;?#23609;仄神来?#23614;?#30340;,它们是丛林里的好医生。你想看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677;牛?#33267;少我因该对解除我病痛的医生表示感谢。”卓木强巴说完,巴巴兔将一个陶罐递到卓木强?#33073;?#21069;,让他能够看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!这就是尹仄神?”陶罐里进进出出的,果然全是蚂?#24076;?#40657;色的约一厘米大小的蚂?#24076;?#29228;?#20852;?#24230;非常迅速,卓木强巴呆了片刻,问道:“那它们现在在我背上做什么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浮出狡猾的微笑,道:?#20843;?#20204;呀,现在正在吃你的血。然后呢,它们可以分泌出一种激素,中和你伤口周围的毒素,那种物质呢,可以进入你的血液循环,清除你全身的垃圾,并修复被破坏的细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怀疑道:“有这么神奇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巴兔一本正经道:“当然?#29627;?#25105;们库库尔族,几千年来,一直在尹仄神的庇护下,没有大的灾病。好了,看来治疗得差不多了,你好好休息,待会儿给你拿玉?#23383;?#21644;蜂蜜来,这么久没进?#24120;?#20877;强壮的人也顶不住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巴巴兔走出门?#20445;?#36828;处木制坛上坐着无聊发呆的张立和岳阳,发出了他们的第一百零七次哀叹“哎,没天理啊!”“啊,太黑?#36947;玻 薄?#20026;什么我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?”“早知道,当初就该让那蜜蜂多叮几口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 斯诺克俱乐部 上海时时彩直播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彩票在线选号工具 腾讯五分彩是真的吗 安徽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pk10走势技巧对号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提示 足球投注器 关于数字7的游戏规则 5张梭哈的配合技巧 香港赛马会lg 博彩网站信誉度查询 七乐彩走势图1000期 德州扑克咋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