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霞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三章 高原雪狼 第1节 工布村长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马2017年09月06日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朝霞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工布村长老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吕竞男不慌不忙地解释道:”古格地区是土林,那里除了土堆就是一马平川,直升机视野开阔,就算地上有伏兵也能避开,不像墨脱多山林树木,容易被伏击。而且,我?#19988;?#32463;知道本他们的目的地,必须和他们抢时间。按照多吉所说,他们抵达古格雕刻有佛像的石窟至少需要两天,而要打开机关佛,拿到银眼也需要一天,我们刚好把这三天的时间差补回来。到?#35828;?#24748;空寺他们还要受到诸多机关制约,不可能前进得那么快,我们就有机会追上他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阳吹口哨道:”哇,那不是要大开杀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吕竞男道:”嗯,知道了他们的人数和一些武器装备,我们手中的武器?#19981;?#36827;行一些调整,明天一并运过来。当然,能不交火最好,毕竟里面都是古代遗迹,走吧。巴桑,明天天气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巴桑道:”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”对了,多吉,我想见见你们长老。”明朝那些事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吉踯躅道:”长老啊,那三个老?#19968;?#24456;是固执,不过,我来想办法吧。”将夜 猫腻 小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众人围着多吉问个不停。由于有圣使大人在场,多吉将他所知道的统统说了个详尽,大家这才大致明白,按照工布村的规矩,唯有村里最优秀的猎人才能作为圣使的向导。据说以前也有圣使造访过村子,甚至还在多吉出生之前就有圣使来过,但是他?#19988;?#20040;放弃了,要么就是进入生命之门后再没有出来。听得大家骇然相顾–当过这个工布村圣使?#26408;?#28982;有不少!卓木强巴心中了然,他的?#26131;?#20498;还没听说过有人干过圣使这份职业,至少在他知道的这四十年里没有,他父亲也没离开过达瓦奴措村,因此自己是怎么被选上圣使的,至今也是迷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多吉说起圣使和他身边那个相?#37096;?#24597;的?#36951;?#20154;时,卓木强?#22303;?#21051;想到了普图马约的吹蛇人,那个一直跟着他们进入阿赫地宫的可怕身影,那人绝对让人过目不忘,听多吉描述,一定是他。后来多吉似乎还说了些本那群?#35828;?#35013;备等情况,不过按照他的说法,什么铁打的吹火筒,空心铁棒挂了根香蕉似的铁盒子,卓木强巴已经没有注意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本那行人为何肯定往古格去了,多吉则用另一首类似史诗的诗歌回答,据说本他们就是听了这首诗歌而转向西方的。歌的内容很长,一路走来,多吉基本上都在吟唱,其中几句引起了卓木强巴的注意–”一旦让血亵渎了圣庙的阶梯,无数的灾难将像雪崩一样接踵而来降临在所有的地方。所有的城市将变成死城,荒无人迹,豺狼在圣坛下?#24067;遙?#27602;蛇在台阶上?#22266;?#38451;,蜘蛛网封住了门窗,死亡之花开遍大地……”这一段卓木强巴总是隐约觉得在哪里听过,但是记忆里却翻找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后面的”神圣的万?#33268;?#22238;更北方,高原雪狼的口中落下……””纳南塔?#30007;?#33039;放出银色的光芒……””当祖先的安息之地沐浴着金色的阳光,万能的佛将为虔诚的人指引方向……””他?#19988;?#34255;起一个月亮,银色的眼睛可以带给月新的力量……””谦卑地下跪,打开勇士的殿堂……””天地无光,诸神建造?#35828;?#24748;的神?#21834;?#8221;通过十八重考验,接受勇者之光……”似乎都用一种极隐晦的方式述说着开启机关通道的方法?#32422;?#23558;要经历的考验。?#25250;?#27861;师和吕竞男仔细地听着,希望能从这些诗歌中听出一些?#22235;擼?#20294;又都露出一丝迷惑。张立和岳阳则发现,多吉似乎对卓木强巴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,唱一两句,往往要看他的圣使大人四五眼,那种眼神,只有在骨灰级歌迷看他们的偶像时才会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多吉将整首诗歌唱诵?#21525;矗?#36317;离工布村已经很近了。?#25250;?#27861;师问道:”多吉,这首诗是你们村里一直传唱?#21525;?#30340;吗,我听诗歌的韵脚和内容,中间应该还有几段才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吉鼓着嘴道:”没错,中间不只少了几段,而是少了一大截。听说原来这首诗是完整的,记载在一本书上,后来……”多吉停顿了片刻,接着道,”后来借给那个?#22534;?#30555;的,就没要回来。当时村里的长老凭记忆写了?#21525;矗?#20294;是那位长老已经很老了,就遗失了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等人都感到无比遗憾,同时对福马的印象也进一?#34121;?#2127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到工布村了,那火红色的身影和洁白的羊群又一次在天地间画出迷?#35828;木?#36724;。多吉看到那道绯红的霞影,似乎愣了愣,那红火?#37096;?#35265;了多吉,小姑娘挥舞着羊鞭?#23545;?#30528;过来,眼里?#30007;老玻?#20154;人看了都会羡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等人心想:”看来这小姑娘就是嘎嘎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姑娘比多吉还高了整整一头,弯月柳?#32423;?#34507;脸,有着健康的肤色和可?#35828;男?#23481;,无论从?#25343;?#30475;都是个标准的小美人。可多吉那小子,还板着脸有句没句地说教,小姑娘亭亭玉立地弄着衣角,眼中蕴涵着的满是喜悦。张立看得那叫一个气啊,卓木强巴也?#34507;?#25671;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多吉用了什么办法,让小姑娘乖乖地先赶着羊群回村去了,他带着圣使大人进村,感觉就像狐假虎威一样的风光。卓木强巴道:”那就是嘎嘎吧?人家小姑娘对你不错啊,干吗一见面就数落人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吉道:”那个傻婆娘,我可是村里最优秀的猎人,她不过会放羊织布而已,村里的?#23601;?#20960;乎都会这些活儿。要是现在就和和气气地跟她说话,以后怎么管教得住她。婆娘的主要任务是生孩子和服侍男人,我就搞不懂,怎么会有婆娘能和大老爷们儿一起到处跑的。”卓木强巴慌忙警惕地看了一眼,幸亏吕竞男站得靠后没听见,否则教官的拳头抡起来,恐怕会让这个小矮子再矮一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工布村,不少村民争相前来看圣使,自然?#30452;话才?#21040;了昨夜那个大房间休息,端上上好的烤全羊和酥油饼。多吉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竟然让三名长老同意了卓木强巴的要求,但是只能见他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间很大,很空旷,地板铺上了红色氆氇,四壁燃灯,各具八宝图?#31119;?#27491;中有一炉,香烟袅袅,炉后有?#31119;?#21508;种法器供品放在上面,案后有石台,一尊十八臂三目神像居高临下,睨视众生;正?#38454;?#21491;各有侧门,帷幔遮挡。三位长老从左?#20063;?#38376;而出,卓木强?#22303;?#22312;厅中端视,只见三位?#38505;?#24180;岁颇高,须发皆白,身着氆氇袍,挂法器佛珠,持转轮。卓木强巴从多吉那里得知,中间宽额的长老名?#24515;?#25166;西丹巴,右边有大狮鼻的长老?#27427;ァ?#27743;央达杰,左边长眉的长老叫做娘·多吉格?#23567;?#19977;位长老见到卓木强巴后,也不说话,而是拿手的拿手,摸额头的摸额头,扒眼皮的扒眼皮,就像在替卓木强巴检查身体。卓木强巴以为是当地特殊的礼节,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还礼,只能像一个?#23601;?#20154;似的任三位长老摆布。这种类似体检的礼节进行了十多?#31181;?#25165;结束,当中丹巴?#38505;?#38382;道:”不知圣使约见我们三位老人有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”我想弄明白我这个圣使的身份。三位大师怎么判断我是圣使的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格列长老道:”圣使为什么?#25910;?#20010;问题?是怀疑我们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道:”不,不是。我只是想知道,因为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,是不是与我身上的天珠有关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丹巴长老道:”这天珠确实是一件了不得的圣物,但与圣使身份无关,还请圣使妥为保管,不要轻易示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又旁?#35980;?#20987;地问了几个问题,一直由丹巴长老和格列长老回答他的问题,达杰长老则一言不发,那严肃的表情就好似威严的法官。而且两位长老口风很?#24076;?#35201;不就说些无关痛痒的话,要不就顾左右而言他,总之闭口不提卓木强巴圣使身份的由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连几次问不出来,卓木强巴有些急了,言语渐渐犀利起来。这时,一直没有说话的达杰长老开口道:”有关圣使大?#35828;?#36523;份确认问题,我们是绝不会透露半分的,因为在这外世,究竟有多少人想寻找香巴拉,我们也不能确定。若是确认圣使身份的方式泄露出去,那些贪婪的人将打着圣使的?#20449;?#22235;处行骗。轻信他人已经让我们村蒙受了巨大的无法弥补的损失,所以……你一定能理解我们吧?圣使大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只是想知道莫金为什么会成为圣使,听达杰长?#38505;?#26679;一说,看来是没有什么可能了,他重重地哼了一声,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达杰长老马上又道:”不过,我想?#36866;?#20351;大人一个问题,可?#26376;穡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又点?#35828;?#22836;。达杰长老道:”圣使大人从千里之外的美洲回到藏地,与帕巴拉神庙结下不解之缘,是否觉得,这一系列发生在你身上的事,只是一个巧合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已经知道达杰长老想说什么了,他露出微笑,道:”不知道大师想告诉我什么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达杰长老缓缓道:”圣使大人有没有想过,这一切并非偶然,而是万能的佛祖,在千年以前就已?#25165;?#22909;了。圣使大?#35828;?#20170;生注定要与帕巴拉神庙联系在一起,不管你在什么地方,无论你是何种身份,你终将会知道神庙的存在并去寻找。不是你在找它,而是它在呼唤你,这是一条回归之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达杰长老一副严肃而又?#39318;?#31070;秘的表情,卓木强巴淡然笑道:”对不起,我无意冒?#24178;?#25110;者佛在大师心中的地位,但我是一位无神论者,我只信科学。我相信,这世间没有神也没有佛,一切都是靠人类自身的努力创造出来的。”说完,他默默地注视着达杰长老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乎卓木强巴意料的是,达杰长老似乎早就知道他要如此回答,继续道:”不,圣使大人并非不信,只是时机未到。你还没有觉醒,当你觉醒的那一天,你就会相信,无所不能的佛,他就在你的身边,他关注着芸芸众生,并指引着你的方向。这外世并非你所看到的那样,有一些真相被掩藏了,距离帕巴拉越近,圣使大人将距离真相越近。终有一天,你,会觉?#36873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三位长老目光的注视下,卓木强巴不置可否道:”三位大师,你们对每位圣使都这么说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不!”达杰长老肯定道:”只有你。因为你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具法相和慧根的圣使,万能的佛祖明示我们,圣庙的大门将由你手打开。”说完,三位长老将脑袋向?#25353;?#20102;凑,表情肃穆地盯着卓木强巴,像是在打量,或是在肯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三位?#38505;?#22914;此盯着,卓木强巴有些不知所措,他尴尬地笑笑,换了个问题道:”那么长老们对你们守护的圣地知道多少呢?比如那个什么悬空寺和香巴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丹巴长老道:”圣地的由来与地址我?#19988;?#32463;不知详情,我们仅是守护者,有关圣地的一切详说都来自?#25353;?#30340;口述和村志记载。倒悬空寺是古代圣人修行的地方,那是一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地方,以前一切瘟疫、疾病、妖魔鬼怪都是从那处滋生。圣人?#19988;?#36523;驱走黑暗,以大?#36718;?#23545;?#40723;?#39740;,在那里修建了通天彻地的神通像,将一?#34892;?#24694;都镇压在神像下面,从此西藏才变得宁静起来。而圣使大人所寻找的帕巴拉,我们肯定它就是村志记载的圣地香巴拉,那里是人类最后?#26408;?#22303;。但是神明们不肯轻易让人类得到它,所以将它置放在地狱的核心,只有敢闯地狱的勇士才能寻到它……” 虽然长老们没有提起戈巴族人和光军,一直以圣人和先祖来描述传说,不过卓木强巴还是能从描述中听出戈巴族的?#30333;印?#38271;老们所说的和传说中的香巴拉差异并不大,一个高洁神圣的地方,抵达那里有重重险恶,还要得到神明的庇?#21360;?#21331;木强巴没有听到太多有用?#30007;?#24687;,倒是听了一大堆神话?#36866;隆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木强巴知道再问下去,也不会听到多少有用?#30007;?#24687;,准备起身离开。在告辞前,他几乎是无意识地问了句:”三位大师似乎知道许多有关古藏的神话和传说,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过紫麒麟的传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是言语上的差异,三位长老并没有马上明白过来。卓木强巴也意识到这个问题,连忙解释道:?#38381;介幔?#34255;?#24148;?#22823;狗,长鬃毛,这么高的大狗。”他一面说一面?#28982;?#3052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终于,丹巴长老最先明白过来,立刻发出一长串的发音。卓木强巴听得不是很明白,这串发音里大概?#23567;北?#25252;,守护”、”灵魂坚定”、”至高无上”?#32676;?#20041;,但究竟表达的是什么,他就不是很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卓木强巴一脸迷茫的表情,格列长老马上说了一个几乎所有藏民都耳熟能详的词:”高原雪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哦,不,不,”卓木强巴道,”不,高原雪狼我知道,但那是传说中另一种神兽,不是战?#24119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这句话,卓木强巴已打算离开。但是他这个问题,似乎引起了三位长老极大?#30007;?#36259;,只听格列长老道:”你等等。?#23849;险?#36716;身进入内堂,不多时,颤巍巍地捧出一卷唐卡,展开之后,只见方形和圆形轨道上布满了无数的小佛龛画像。每个小佛龛里都画有一尊形态奇异的佛像,那些画像是卓木强巴从未见过的,都?#26159;?#38754;獠?#23146;?#24594;相,三眼,多头多臂,各执人骨法器,和生命之门里见到的那些佛像造型很相似。而在这幅画的正中,被无数佛龛像包围着的,是一尊大佛像,赤肉色,嗔三目着甲胄,四臂外展,上持一颅器,一人头串珠,下执骨刀骨?#24148;?#24038;右各一童子,皆愤怒相,握拳持刀棒,而这尊大佛所乘坐的,正是一头白色雪?#24119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雪白的鬃毛蓬松而开散,粗壮的四肢牢牢摄地,画师将肌肉的线条若隐若现地勾勒于白色的皮毛之下,将这头雪獒的健硕体魄展现无遗。特别是那双眼睛,清澈的眼珠如琉璃透亮,一双晶亮眼睛暗含森然杀意,睨视四野,令人不敢直面。而最令卓木强巴惊异的是,在这头雪獒?#37027;?#24178;正中,除?#22235;亲?#20315;像的坐垫以外,从前襟到后臀,另覆盖了一层金色软?#20303;?#37027;耀眼的金丝软?#23376;?#38634;白的毛色形?#19978;?#26126;对比,令这头雪獒看上去更像一位即将出征的大将军,那非凡的气?#20146;?#20197;震慑所有妖魔鬼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这头雪獒画得如此?#26222;媯?#21331;木强巴几乎不用细辨,马上叫了出来:?#38381;介幔 ?#20182;听过无数战獒的传说,但战獒究竟是怎么样的,他却很难想象。如今这幅唐卡上,描绘的那英姿勃发、威风凛凛的着铠甲雪?#24148;?#20196;卓木强巴意识到,这不是一般的雪?#24148;?#36825;是头战?#24148;?#21476;代传说中,主宰战场命?#35828;?#26007;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格列长老看了看卓木强巴,肯定地告诉他道:”高原雪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在卓木强巴的印象中,高原雪狼从未和战獒有过直接的联系,而他也从未见过如?#35828;?#30011;像。他伸出手去,仿佛指尖能触碰到柔顺的毛发和紧绷的肌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丹巴长老道:”这是先祖们留下的。这位是鬼王爄澧帝,守护着西南方,他的坐骑,就是高原雪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高原雪狼就是战?#24148;俊?#21331;木强巴凝眉而?#36857;?#36825;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